:::

陸生

:::

大陸交換學生來臺心得 / 中國海洋大學張曉暄同學-(交流期間:2011.09-2012.02)

201196日,青島的天氣風和日麗,適合啟程,我飛往臺灣,曾經遙不可及的地方,今日竟成為我的目的地。我將在基隆市的台灣海洋大學度過未來四個多月的研究生學習生涯,滿心歡喜,亦有些許悸動。坐在機艙裏,小學語文老師的聲音依稀傳來,“有一座美麗的寶島叫做臺灣,那裏有枝繁葉茂的阿里山,那裏有風景如畫的日月潭......”想起登機時同行的夥伴們臉上洋溢的興奮與期待,我相信,他們當中一定有人跟我一樣,年幼的心靈裏被播下了一顆種子——長大後,一定要到那個叫做台灣地方走走看看,看看哪裡的天是不是跟書上畫的一樣湛藍,看看那裡的人是不是跟老師講述的一樣親切。

我們這一群被幸福浸泡的孩子啊,時代的寵愛讓我們不再需要輾轉,只要兩個小時的空中時間,就抵達了這一片讓多少人魂牽夢繞的土地——台灣。

台灣,你好,我們來了。

從在國際處辦理入學手續開始,到安排食宿,熟悉校園,再到系所報到,新同學會面......我們所到之處,得到的歡迎與照顧遠遠超過了我們的期待,大家在如家一般的氛圍中很快就適應了新的環境。從那時起,我就知道,我的台灣之行一定會比想像中更加暢快和精彩。

初來乍到,我在台灣發出的一聲讚歎是對這裡的便利商店。真的很難想像,走進那麼小小的一間店面,竟然能買到我需要的所有東西,用“從搖籃到墳墓”來形容裏面商品齊全的程度也毫不誇張。一件件商品錯落有致的安放在貨架上,玲瑯滿目,一應俱全,只有想不到的,沒有買不到的。家家如此,店店如是。雖然多數店面都是十分樸素的裝潢,但是老闆或是店員的熱情卻讓人覺得,即使是在這樣的小店裡選購,也是一種五星級的享受。

台灣的夜市讓我由衷地發出另一聲驚歎。在夜市,除了各種色香味俱全的小吃滿足了我口腹之慾,我也看到了台灣人熱愛生活的一面。學校附近有一個八斗子夜市,每到週末,那裡就成為了附近居民的聚點。人們卸下一周的緊張和疲憊,三五成群地擠在一張小桌邊,享受著山豬肉、羊肉爐、燉排骨和蚵仔煎……,喝一點自釀的小米酒,這似乎並不高檔休閒方式,卻在人們的臉上大筆大筆地寫下了幸福和滿足。

記憶中有這樣一個畫面:一位相貌不驚豔卻打扮得精緻得體的女子坐在攤位邊賣頭飾,我路過的時候,她沖我淺淺一笑,那笑容讓人覺得既不被冷淡,亦不被拉攏,仿佛在告訴我,“喜歡什麽請你自選,買或不買請你自便,我,只是在這裡享受生活的樂趣,順便賺點小錢”。

台灣的機車更是一道獨特的風景。馬路上穿梭著各式各樣的機車,有的迎面而來,有的馳風而去,姑且不說這交通工具有多麼方便,單是這些機車帶來的視覺效果就足夠我欣賞的了。五彩斑斕的安全帽、蔚為壯觀的停車場、交通燈由紅變綠的瞬間,匯聚在路口的騎士突然向四面八方散去的場面、漂亮的女生在後座抱緊男友的浪漫、路邊坐在車座上談心的夥伴……想到這裡就不禁想起那些讓我留戀的台灣同學,陽光明媚時你們騎車接過我,風雨交加時你們騎車送過我,你們可曾知道,坐在你身後的大陸同學,在你的機車上找到了多少快樂和感動;你們可曾知道,你的機車上留下了我多少難忘的回憶和深深的感激。

在台灣生活的時間裏,不免有意無意地探求一下兩岸的差異。比如說語言上,雖然台灣跟大陸同文同種,但是在語言表述上還是有一定的區別,這給我的遊學生活平添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樂趣。台灣人把我們稱作花生的東西叫做土豆,把我們稱作薯片的東西叫做洋芋片,有過好一段時間我吃薯片的時候以為自己吃的是芋頭片。台灣男人把自己的太太稱為“內子”,所以當我看見台灣老師的著作扉頁上印著“獻給摯愛的內子”時,我就好奇的問同學,“內子是老師的第幾個兒子”,惹的大家哄堂大笑。還有一樣讓我瞠目的說法:台灣人竟然把公墓笑稱為“夜總會”,而夜總會在大陸只是指夜店。開始覺得匪夷所思,後來想想,發現也有不謀而合之妙,一個人要是整天泡在夜店裡,估計離住進公墓也就不遠了。

    台灣人跟大陸人對距離遠近的概念相差甚遠。每次問路對方都會建議我怎樣怎樣搭車,只要我問對方步行怎麼到達,得到的反應一定是訝異的口氣和訝異的表情,因為在多數台灣人心中超過十分鐘的路就已經算是“遙遠”了,像我這樣一走起來就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人,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少見。而在我眼中,那些非要騎著摩托車去走路五分鐘就可以到的地方買便當的同學,也是不可思議的“懶”。

    筆跡至此,講的都是在台灣的閒情逸致,畢竟是來學習的,學校才是令我感觸最多的地方。

    上蒼的眷顧讓我有幸成為國際法教授高聖惕先生的指導學生。“我從前風聽有您,今日親眼見到您。”早在赴台之前就久仰高老師大名,不能謀面,只能靠想像勾畫老師的音容笑貌。初見高老師,內心的喜悅勝於言表。老師的言談舉止在細微之間滲透出學者的魅力,和善,卻又不怒自威;嚴肅,卻不盛氣淩人。課堂上,老師的講解有條不紊,娓娓道來,輕柔地為同學們層層剝開對國際法學的迷思。老師嚴謹的治學態度,清楚詳盡的板書,信手拈來的例舉,適時貼切的調侃幫助我們把基礎的內容學習得紮實而不感乏味。於我而言,高老師就像一面明鏡,即便一言不發,也能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我也參加過幾次大型的學術研討會,那樣的場合是我不曾體驗過的。研討會上我們不僅能領略到其他台灣學者的風采,也享受著主辦單位的優待。入場是免費的,午餐是免費的,資料是免費的,茶點是免費的,只要有人願意為學習而來,一切都是免費的,一切也都是精心準備的。每每這時,我都不禁暗自慨歎,能來到這樣一個支持學術、鼓勵學習的環境,是我的福報,倘若不求上進,簡直就是一種罪惡。

    台灣的學術資源豐富而開放,校際之間互通有無,互惠互利,甲校的同學無需繁複的手續就可以到乙、丙、丁、戊等任一學校借閱書籍,獲取學習資料。各所大學都及時在網絡上公佈本校近期將舉辦的公開演講或學術研討會的資訊,只要經過線上報名,任何人都可以親臨現場。

除了純學術型的活動,校園裡各種提升綜合素養、陶冶情操的活動也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東方與西洋樂器融合的音樂會、學生們自行策劃舉辦的演唱會、作品來自五湖四海的書畫展、邀請國際學生參與的英語角落、多姿多彩的社團活動……無一不展現出臺灣海洋大學旨在培養具有海洋般視野和胸襟的現代型人才的目標。

    在學校社團導覽中,我曾駐足於一個名為“海洋酷兒”的社團展位前。這是由一群同性戀者組成的團體。他們如同其他社團的成員一樣,泰然自若地向熙來攘往的同學們展示著他們社團多姿多彩的活動和成果,友善地分發著送給來訪者的紀念品。也許有人會對這樣的群體側目,但是在我眼中,他們對愛勇敢坦蕩的追求讓他們的微笑看起來更顯溫暖與從容。這群年輕人,用實際行動告訴以法律為專業的我:“人,生而平等;愛,生而自由;一個賦予多數人生存發展,亦能包容不同性向的群族行使自己權利的社會,才擁有真正的公平和正義。”那一刻,我被真愛無懼的精神折服,我被寬容慈憫的臺灣社會打動。

    波瀾壯闊的大海離不開涓涓細流,炫麗多彩的夜空離不開點點明星,寬容慈憫的台灣社會亦離不開寬容慈憫的台灣人。我認為,台灣整體上善良包容的社會氛圍,不僅源于道德教育和法律約束,也有很大程度是受到信仰的影響。在台灣活躍著各種各樣的宗教團體,最主流的是佛教與基督教。台灣對宗教的重視程度在大學校園裡就可見一斑。幾乎每所學校都設有佛教或基督教的社團,社員們定期參加社課,聆聽法師開示或牧師佈道。他們根據學生的特點循循善誘,傳遞善的火把,播撒愛的種子,針對學生在學習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問題答疑解惑,給予大家精神的滋養和心靈的慰藉。每當在校園裡看見那些帶有宗教色彩的社團舉辦溫馨的活動,心頭總會湧起一股暖流。如果說一個瑞雪飄飄的冬季預示著一個欣欣向榮的春天,那我相信,一群心地善良、互利互愛的學生團體也必定預示著一個繁榮昌盛的社會。真正的人才不光要學業專精,更要有向善的德行。

    在臺灣的時間裏,除了課堂上的收穫外,另一筆寶貴的財富就是在這裏結交了一群可愛的同學們。這些同學的年紀參差不齊,最年輕的二十四歲,是應屆畢業生;而最年長的已經五十幾歲了,年紀已經超過了我的爸爸。其中也參雜著當過兵後繼續讀書的;參加工作後又來進修的;還有純粹出於個人興趣來學習的。這足以顯現出臺灣人對學習的重視,對知識的追求,“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諺語在這裡被詮釋的淋漓盡致。這些同學裏面有的是法學專業的科班出身,也有從其他專業半路轉入法律專業的。在這樣一個由不同背景、不同經歷的同學組成的班級裏學習,大家討論問題的時候除了能在專業方面碰撞出火花,也會在不經意間涉獵到其他領域的知識,轉換思維模式,開拓視野和思路。

    學習之餘,同學們也常結伴出遊或是辦幾次火鍋PARTY,親近了大自然,享受了美食,更增進了同窗間的情誼。因為班級裡多了我們兩個大陸來的同學,大家安排行程計劃的時候總是特別為我們考慮,時間會定在我們沒有課的時候,地點會選在我們沒去過的地方。有些景點對於台灣同學來說已經熟悉到沒有吸引力的程度了,但是只要我們有興趣,大家還是欣然陪同,耐心地給我們解說,精心地幫我們拍照。翻看照片,看見一張張綻放的笑臉,耳邊就會響起和同學們在一起時的歡聲笑語,那才是我眼中台灣最亮麗的風景線。因為有了這些好朋友們,台灣之於我才不只是一個地名,不只是一個我到訪過的地方,她已經在我的青春年華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成為我內心深處永恆的眷戀。

走的最快的是最美的風景,四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眨眼間我就要跟台灣說再見了。曉暄不才,無法用語言文字訴盡台灣之行帶給我人生的提升與鼓舞,喜悅與感動。

去往機場的路上,深情地凝望窗外的一草一木,又有多少追憶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臺北車站裡賣糖果的老闆在我付完錢轉身要走時,又塞了一把糖到我的袋子裡,熱情地對我說:“大陸來的吧,來,這些請你吃。”

廟口夜市擺攤的阿姨在得知我不久就要回大陸時立刻端來滿滿一大碗熱騰騰的鰻魚羹,笑眯眯地看著我,“這碗不要錢,你什麽時候再回來?”

超市里遇見一位小我六歲的男生,回家跟媽媽講認識了一個大陸女生,媽媽第二天就專門跑去當地最有名的糕點店賣來當地的特產叫他送給我。

在青島結識的台灣夫婦在我到了台灣後,每逢節假就不厭其煩帶我四處遊玩,請我到家裡做客。有時候我會產生一種錯覺,仿佛他們就是我的親大哥和親大嫂。

睡前在宿舍洗手間裏洗臉,突然走過來的對面宿舍的女生,手裡捧著一盒麻吉,“這是我放假從家鄉帶回來的,不知道大陸有沒有,請你嘗嘗。”那時的我們根本就不認識,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可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張真誠的臉。

半夜在研究室裏趕報告,同學敲響我旁邊的牆壁,輕聲地問“你餓不餓?我去煮面?”

平時跟我鬥嘴慪氣卻總是在我需要時挺身而出的馬來西亞學長,其實我知道,他的白眼和嗔怒是假裝的,他給我的建議和祝福是真心的。

臨行前同學們陸陸續續留在我桌上的小卡片,雖然只有隻言片語,可它承載的友誼卻是我一生也受用不完的寶藏。

國際處工作人員對我的照顧,沈處長的慈祥;海法所所有老師對我的佑護和指教;洪思竹老師的鼓勵;陳荔彤老師的提攜;饒瑞正老師的激情;蘇惠卿老師的爽朗;許春鎮老師的嚴謹;周成渝老師的和善……

登上返程的航班,沒有揮淚,亦沒有黯然,惟把心中的百般不捨、千般留戀化作日後努力學習的動力和萬般美好的祝願。祝願台灣的花常好,月常圓,祝願台灣的人民幸幸福福,平平安安,也祝願自己跟台灣的緣分未盡,還有機緣重返故地,與思念的人再相見。

 

後記

    似乎是命運冥冥之中的安排,我與大海結下了不解之緣。2004年的96日,我背著行囊從邊陲小城牡丹江來到了海濱城市青島,在青島的海洋大學度過了我七年的青春歲月,我的人生從這裡啟航,逐步邁向成熟。七年後的96日,我又再度奔赴台灣的海洋大學,在這片被海環繞的土地上找到了人生另一處港灣。如果把我全部的人生經歷比作大海,在台灣的經歷必定是我人生海洋中一朵閃亮的浪花,在台灣的收獲也必定是我在人生海灘上拾獲的一枚飽滿的貝殼。這片海帶給我難忘的師恩,難忘的友誼,難忘的回憶,更帶給我對未來無限的期待與憧憬。尚不知道命運的手掌還將把我推向何方,但無論如何,我都要奮力劃槳,勇往直前。

 

                             張曉暄於青島 ,20121

  • 申請入學
cron web_use_log